Radio Tiêu Ba | số 1 | Con người luôn là trưởng thành trong phút chốc

Radio Tiêu Ba | số 1 | Con người luôn là trưởng thành trong phút chốc
Chia sẻ

Radio Tiêu Ba | số 1 | Con người luôn là trưởng thành trong phút chốc

Luyện nghe tiếng Trung Radio Tiêu Ba | số 1 | Con người luôn là trưởng thành trong phút chốc人都是瞬间长大的

Nội dung bài viết:

“我也想要挣好多好多钱,可是总是无法坚持总是没有足够面对生活的勇气,很多年前的一场意外让一个女孩子失去了一件重要的东西,她在这场意外里真的过得太久了久到习以为常,所以无论喝了多少鸡汤当面对真正的人群和生活时总是怯懦,总是无法战胜自己,生活过得很普通,可是心中也有梦想,可是脚步却无法迈开,这是鸡汤解决不了的矛盾似乎,于是,找不到兴趣,也没有努力的方向,甚至找不到坚持的理由和动力,只能安慰自己享受当下平凡安逸的生活,也不知自己在讲着什么,其实你看与不看也无关紧要,也是无能为力罢了”.

这是一个读者私信给我的内容,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能表现得不像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样子。

其实,看完私信内容的一瞬间,我有点不知所措,因为类似这样的私信我收到过太多了。不过每个人的在不用的地方,有不同生存环境,都经历着迷茫,他们对未来的期许都是一样的,可每个人的故事依旧是不同的。

这个读者可能还没有真正的长大吧,当你长大的那瞬间,你对未来的每一步都会走的无比踏实,即使你依旧找不到兴趣,可你却有了努力的方向,你可能依旧不能预测前方到底是鲜花掌声,还是万丈悬崖,可你迈出的步子却是坚定的。

爱和希望本就是我们为之拼命的原因。

-2-

书上说,人是在一瞬间老去的。

小时候看到这句话不以为然,心想一个人的一生如此漫长,哪个瞬间才是界定老去与尚未老去的呢。

那时候也带着一股执拗,反正我觉得我爸是不会老的,因为无论何时,他都像个英雄一样,似乎无所不能,什么都会。

每次第一个回家的人负责煮饭,我有点傻,总是记不清到底煮多少米,结果就是超级大一锅,我妈一边炒菜一边絮絮叨叨说我脑子进水,每次都煮这么大一锅米。

不过老爸超级厉害,每次都能把我们吃不完的满满大半锅饭就着半瓶干妈吃得干干净净,我总是一边大发感概,一边暗暗敬佩老爸,在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找男朋友的标准就是要能吃,至少是五碗以上。

高三那年,爸妈决定离婚之后,我回家看到我爸的那一瞬间,莫名的鼻子特别酸,就像朱自清描写的那个背影一样,我爸突然就老了。那天我爸第一次有点疲惫说,胃口不太好,吃不下了。剩下孤零零的半锅饭,以及桌子上的几盘菜,伴随着那个闷热的夏天里最后一只蝉竭力挽留热辣辣的艳阳天却无可奈何只能不甘心地发出最后的哀鸣声。

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曾经那个无所不能的老爸,真的老了。

在此之前,我从来不曾把老这个字眼和我爸联系在一起。

Radio Tiêu Ba | số 1 | Con người luôn là trưởng thành trong phút chốc
Radio-Tieu-Ba-so-1-Con-nguoi-luon-la-truong-thanh-trong-phut-choc

-3-

在人生来来回回的变化无常之后,我开始渴望成长,去领略成人世界的光怪陆离。

我想,长大也应该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或许经过努力后由稚嫩锐变为成熟,也或许是在遭受痛苦后从棱角分明变得八面玲珑,可能是遇到感情的背叛,不得不屈服于命运的无可奈何…..

我设想过很多场景,就像每一个渴望长大的孩子一样,思考做些什么才能证明自己真的长大了。

高三的时候,班上有很多复读生,几乎每次考试,他们的成绩就高出我一大截,我近乎绝望的想着,和他们在一个班真不公平。

看排名的时候,他们的成绩就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得我喘不过来气气。

那时候啊,我当时真的好怕这一辈子都不能超过他们了,我每次都在心里诽谤,把复读生和我们放在一起考试真不公平,他们都学过一遍了。年级大会的时候,只有考年级前十的人才可以从容优雅地坐在主席台上,侃侃而谈,所有的梦想都只能靠自己去捍卫。那时候反鸡汤的人还很少,梦想则是最崇高的词语。

剩下的就是主席台下战战兢兢的我们,一脸看向遥不可及的太阳的目光,带着七分羡慕,两分疏离,以及最后的一分嫉妒。

直到后来我自己真真切切地坐上那个位子上发言,低头看着台下密密麻麻整整齐齐的人群,那时候,我顿然生出一股豪气冲天,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打败自己的感觉,当时我以为那就是长大了。

高三那年冬天,我十七岁生日的前一天,泪眼朦胧地给我妈打电话,带着点控诉,任性地要求她回来,陪在我身边。

可能是我的语气太严肃了,又故意把委屈表现的太明显,我妈第二天就连夜赶火车回来了。

因为我们中午十二点才能和老师请假出来吃饭,当我冲出校门的时候,我妈已经在校门口等了整整五个小时,吃饭的时候,我妈随口说着,一个人孤零零地走在大街上,感觉没有一个家,心里空荡荡的。

我低下头去夹菜,不敢看她。那一瞬间,大抵是第一次对未来有了前所未有的清晰感,我要变成更好更厉害的人,给她更好的生活。那时候我还不清楚,爸妈已经在私底下协商离婚,除了我之外的所有人都知道。

高三的最后一个月我生了场大病,浑身冒冷汗,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平均十秒钟会出现八秒痛不欲生的感觉,最后两秒则向缓了一口气,那时候真的是想哭都哭不出来吧,我只能在心里期盼着最后两秒钟的到来,像是溺水的人期待抓住最后一根稻草。可是不敢打电话告诉家里人,因为我怕他们担心。

在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未来遇到任何困难都不会打到我,因为内心特别坚定,我知道这辈子自己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大概背负着责任,所以必须要长大吧。

Các Radio khác của Tiêu Ba

Luyện nghe giọng đọc Nhụy Hy

Kênh luyện nghe tiếng Trung Màn Thầu Audio

Kéo lên trê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