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hụy Hy 2024 | số 12 | Mẹ, con muốn về nhà rồi

Nhụy Hy 2024 | số 12 | Mẹ con muốn về nhà rồi 妈我想回家了
Chia sẻ

Nhụy Hy 2024 | số 12 | Mẹ, con muốn về nhà rồi

Radio Nhụy Hy 2024 | số 12 | Mẹ, con muốn về nhà rồi 妈,我想回家了

Nguồn: 蕊希 Nhụy Hy (2024)

(Ủng hộ mình cốc cà phê tải bản chuẩn đầy đủ Hán tự +pinyin+Dịch này tại đây nhé: Link)

Nội dung:

你有没有在某个瞬间,突然很想回家?

昨晚下班的时候路过一家面食店,门口排着长长的队,都在等着买饺子皮。

队伍中有头发花白的大爷大妈,有年轻的一家三口,还有背着书包的中学生,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突然很想家,很想我妈。

以前每年到了这个时候,我妈都会早早剁好饺子馅儿,韭菜鸡蛋的、猪肉大葱的,等到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就跑去面食店排队买饺子皮,然后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包饺子,晚上一起吃。

可自从我工作之后,已经很多年没这么早回过家了,也很久没吃到我妈包的饺子了。

都说人长大了就没那么恋家了,可看到外面万家灯火亮起,街坊邻居家饭菜飘香的时候,还是很想家,想念那个有争吵有不解但又有温度的家。

小时候不懂「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感受,长大后才明白「月是故乡明」的深意。

以前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很独立的人。

上学的时候一个人在外地,工作的时候又是一个人北漂,习惯了独自应付生活的各种刁难,也慢慢接受了所有的事与愿违。

我已经很少会想家了。

Nhụy Hy 2024 | số 12 | Mẹ con muốn về nhà rồi 妈我想回家了
Nhụy Hy 2024 | số 12 | Mẹ con muốn về nhà rồi 妈我想回家了

可有时候一个人躺在床上,听着外面车流穿行的声音,感受窗户缝里渗进来的丝丝凉意,还是会想起在家的感觉。

想起我爸在沙发上已经睡着了,但电视机还在照常播放的场景;

想起厨房里锅碗瓢盆叮铃咣当碰撞的声音;

想起我妈每晚十点多都会说一句: ” 都几点了,还不睡 ” 的表情。

这些事情都已经离我很遥远了,可过往的回忆还是会猝不及防地在某一刻突然袭来。

让我清醒地意识到,家这个地方,没有人能真的离开。

即使人走了,心也会始终牵挂着。

好像大多数人在工作之后都很少想回家了。

一是路途遥远,回一次家太过折腾,要坐地铁、火车、大巴车,七八上十个小时才能到家;

二是回家后似乎也没那么舒心,父母总会唠叨着让你换个稳定的工作,找个合适的对象,不要一直在外面漂着。

想到这些,回家的欲望也就没那么强烈了。

然而这些情绪,在到了一定年纪后,又会慢慢得到消解。

你会重新定义 ” 折腾 ” 这两个字,会重新审视跟父母的关系,也会重新思考那些让你嗤之以鼻的大道理。

而那个曾经让你拼命想逃离的地方,后来也成了你拼命想回去的地方。

人都是这样,年轻的时候喜欢一切自由洒脱的事物,林间的鸟、傍晚的风、天边的云;

到了一定年纪就开始珍惜那些稳定踏实的东西,银行卡的余额、满格的手机电量、一直在身边的人。

而亲情就是这世上最稳固又长久的感情,它没爱情那么浪漫,没友情那么自在,但它一直在那儿,不随距离而拉远,不随岁月而变淡,只要你一回头,就能看到。

听过一种说法: ” 中国人无法长久地离开家,所以总会隔一段时间就建立一个节日,给自己一个回家的正当理由。 “

每一次回家,就像一次时光之旅,从瞬息万变的现在回到一如既往的过去,从独当一面的大人回到懵懂幼稚的孩子。

这个世界上如果有一个地方能让人返老还童,安置灵魂,那这个地方一定是家。

在那里,你会找到自己迷失的初心;

在那里,你会重新给自己充满电量;

在那里,你永远是值得被爱的存在。

这个世界破破烂烂,但家人会帮你缝缝补补。

Các bài viết liên quan:

Tổng hợp các radio khác của Nhụy Hy

Kênh luyện nghe của Nhụy Hy

Luyện nghe tiếng Trung các giọng khác

Kéo lên trê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