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hụy Hy 2023 | số 96 | Chúng ta không có sau này nữa

Nhụy Hy 2023 | số 96 | Chúng ta không có sau này nữa 我们没有以后了
Chia sẻ

Nhụy Hy 2023 | số 96 | Chúng ta không có sau này nữa

Radio Nhụy Hy 2023 | số 96 | Chúng ta không có sau này nữa 我们没有以后了

Nguồn: 蕊希 Nhụy Hy

Nội dung:

你会不会在某天突然想起曾经的某个时刻。

那天天气晴朗,温度刚好,风吹来的那一瞬间,甚至你还能闻到青草的香气,你在路边遇到了一只胖乎乎的橘猫,路过的小朋友都忍不住摸它两下。

关于那天,你记得很多无关紧要的细节,却唯独记不清他。

可能这就是八月长安在书里写到的: ” 所谓浪漫,就是没有后来。 ” 

2019年的夏天,我一个人搭乘Z502次列车从佛山回到北京。

那天刚好入伏,气温三十九度,整个地面就像火炉一般,烤的人满脸通红。

而那趟绿皮火车,要历时23小时59分钟才能到达终点。

我有预感,那将会是一趟异常苦痛的旅程。

不过没想到的是,上车后发现那天坐火车的人出奇得少,我那个卧铺车厢竟然只有我和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另外两个床铺都是空着的。

发车后的前五个小时,车厢都异常安静。那个女人一直闭着眼睛半躺着,我呢,单手支着脑袋,看着窗外呼啸而过的风景。

Nhụy Hy 2023 | số 96 | Chúng ta không có sau này nữa 我们没有以后了
Nhụy Hy 2023 | số 96 | Chúng ta không có sau này nữa 我们没有以后了

到了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她突然开口问我,她说: ” 姑娘,你这是准备去哪里? “

我说: ” 北京。 “

她眼睛一亮说: ” 我也是。 “

然后我们两就聊起来。

原来她每年夏天都会去一趟北京,在后海那边的一家民宿待半个月,然后再返回佛山。

我问她: ” 是去那边探亲吗?还是纯粹旅游? “

她摇摇头说: ” 是去那边找人,找一个叫张志军的男人。 “

张志军是她曾经的恋人,两个人2001年认识的,算是一见钟情。

但那个时候,两家人都不同意。

她父母觉得张志军看着不老实,不像个能过日子的人;

而张志军的父母呢,就觉得她家条件不好,配不上他们家。

可是家人越反对,他们越觉得对方就是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某天早上,他们俩悄悄从家溜走,从佛山一路私奔到了北京。

但是由于走得匆忙,两人全身上下只有五百块钱,所以每天必须省吃俭用,一个馒头,一包方便面,是他们一天的伙食。



当时他们俩就住在后海的一个不到二十平米的小破房子里。

那段时间虽然过得很拮据,但张志军却舍不得让她受苦,一个人偷偷跑去工地搬砖扛水泥挣钱,什么脏活累活都干。

在她生日那天,张志军还跑了五公里地给她买了一块拿破仑蛋糕,回来的时候顺带在别人家院子里摘了两朵栀子花送她。

那是她从小到大,第一次吃到拿破仑的蛋糕,也是二十多年来,最开心的一天,所以她在心里悄悄认定,这辈子就张志军了。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感觉很浪漫,就像在拍电影。于是我满眼期待地问: ” 后来呢?”

” 后来…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

那天早上,她像往常一样六点起床,去附近的饭馆打扫卫生洗碗;张志军也一样像往常一样六点起床,准备七点的时候去工地。

出门之前,张志军专门交待了她一句: ” 晚上回来带碗馄饨,好久没吃了。 “

但是没想到,等她回来的时候,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张志军的东西全都消失了。

她翻遍了全屋,什么都没找到,后来在枕头下面,发现了一封信,还有一千块钱,钱是他们俩打工一块攒的,一分没少。

信上写了简单的三句话: ” 你回去吧,别找我,对不起。 ” 

她一直没有想明白,张志军是为什么离开的。

他那么爱她,怎么可能就这样抛下她;

他早上还说要吃馄饨,可为什么会突然消失呢;

她猜测,张志军可能遇上了什么大事,或许受到了什么样的威胁,所以她一定要找到他问个明白。

后来她留在北京找了张志军很久很久,从白天到晚上,从夏天到冬天,但是一直没有找到,甚至一点音讯都没有。

而张志军这一消失,就是二十多年,直到现在,两人也没再也没有碰过面,但直到现在,她也从未打消过要找到他的念头。

因为她不相信,好好的人,会突然说走就走;她更不相信,如果张志军还活着,会不来见她一面。

那天在那趟绿皮火车上,这个故事,她断断续续跟我讲了一天一夜,但我还没来得及问更多的细节,火车就已经到站了。

那是我第一次觉得,23小时59分钟竟然是如此短暂。

下车的时候我问了她最后一个问题: ” 那个张志军,他长什么样啊? “

她想了想说,她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笑起来的时候他有一对虎牙,挺好看的,左眼下方,有一颗痣。

说完之后,浅浅地笑了一下,但我的眼眶却湿润了很久。

我没想到世上竟然会有如此深情又执着的人。

她都已经记不清他的样子,却还一直想找到他;他们的感情已经过去二十年,她还在守着那份回忆。

所以到底要多爱一个人,才会如此念念不忘,即使没有任何回响;

到底要多执着,才能穿过风霜和岁月,非要找到他。

我只知道,几乎每年夏天,都会有一个女人搭乘Z502这趟列车,去北京寻找一个叫张志军的男人。

Các bài viết liên quan:

Tổng hợp các radio khác của Nhụy Hy

Kênh luyện nghe của Nhụy Hy

Luyện nghe tiếng Trung các giọng khác

Kéo lên trê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