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hụy Hy 2023 | số 34 | Thuở chúng ta yêu nhau, chuyện đã là dĩ vãng

Nhụy Hy 2023 | số 34 | Thuở chúng ta yêu nhau chuyện đã là dĩ vãng 距离我们相爱已经过去很久了
Chia sẻ

Nhụy Hy 2023 | số 34 | Thuở chúng ta yêu nhau, chuyện đã là dĩ vãng

Radio Nhụy Hy 2023 | số 34 | Thuở chúng ta yêu nhau, chuyện đã là dĩ vãng 距离我们相爱,已经过去很久了

Nguồn: 蕊希 Nhụy Hy

Nội dung:

人到中年总要信些什么,比如命运。
信命之后,自然也就接受了命运的种种安排。
图片
梅姐年轻的时候,谈过一场不被看好的恋爱,是跟一个浙江的小伙子,她给人起了个绰号叫 ” 小浙江 ” 。
两个人当时都在东莞的一个电子厂上班,男的是技术工,她是质检员,低头不见抬头见,时间一长,就混了个脸熟。
梅姐那时候刚二十岁,年轻貌美,身材窈窕,厂里追她的人不在少数, ” 小浙江 ” 也是其中一个。
图片
别人追她都是送鲜花、送项链、送巧克力;小浙江追她是送腊肉、送香油、送土鸡蛋。
别人表白的时候都是说 ” 我会一直对你好 ” 、 ” 我只爱你一个人 ” 、 ” 我不能没有你 ” ;小浙江表白的时候说 ” 我皮糙肉厚,你不开心的时候就打我 ” 。
在所有人都觉得小浙江最没可能的时候,梅姐选择了跟他在一起。
那些被她拒绝的男人在背后说她瞎了眼,厂里的其她女人说她真傻,选了最没出息的一个。
可她偏偏认准了,这个男人会一辈子对她好。
因为她知道自己性子急、脾气差,如果真的生活在一起,没有几个人能受得了她,除非这个男人性格很好又很爱她。

图片

果不其然,恋爱的两年里,他们吵过很多次架,但好在小浙江每次都会让着梅姐。
一边嘴上说着 ” 是是是、好好好 ” ,一边转身进厨房做一碗炒米粉端到她面前,厚着脸皮冲她嘿嘿一笑,梅姐再生气也发不出火来。
那个时候,她一直很坚信,自己没看错人,这辈子就是这个男人了。
图片
可后来,小浙江家里人给他另谋了一份差事,让他跟着一个亲戚到全国各地跑生意,说是能挣大钱。
他很想去,梅姐不同意,两个人为此大吵了一架,然后分了手。
小浙江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而梅姐,还一直留在东莞工作。
几年后,听别人说小浙江娶了一个大老板的女儿,现在可有钱了;
而梅姐,在媒人的介绍下,嫁给了一个电工的儿子,现在是两个孩子的妈。
两个人,一个嫁给了现实,一个娶了前程。
说起来好像有些遗憾,但不管怎样,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如今再谈起那些过往,梅姐脸上没有难过,反而很释然。
图片
我问她, ” 有没有后悔过? ” 
她笑着说, ” 都过去那么久了,有什么好后悔的,老天爷就是这样安排的,现在过得好就行了。 “
图片
听完她的故事,突然有些感慨。
原来相爱的人也会分开,原来错过了也不算遗憾。
就像顾城在《错过》里写到的: ” 一切都是明明白白,但我们仍旧匆匆错过,因为你相信命运,我怀疑生活。 “
其实每一对相爱的人,都曾是并肩前行的伙伴,只是那时候我们都以为我们想要的是远方。
可后来走着走着,前方出现了岔路口,我们才意识到,原来去往远方的路不止一条,你选了康庄大道,我选了幽僻小径。

Nhụy Hy 2023 | số 34 | Thuở chúng ta yêu nhau chuyện đã là dĩ vãng 距离我们相爱已经过去很久了
Nhụy-Hy-2023-số-34-Thuở-chúng-ta-yêu-nhau-chuyện-đã-là-dĩ-vãng


我们都没错,错的是道不同,所以不相为谋。
时间会继续往前走,人也会继续向前看。
过去的那些故事,就让它留在过去吧。
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图片

也许有一天,你早上起来,拉开窗帘,看着外面阳光正好,小鸟在窗前叽叽喳喳叫个不停,你突然想起来,啊,你曾经爱过一个人。
只是,那已经是一件很久远的事了。
现在你有了自己的新生活,他也有了自己爱的人。
不出意外的话,你们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了。

Tổng hợp các radio khác của Nhụy Hy

Kênh luyện nghe của Nhụy Hy

Luyện nghe tiếng Trung các giọng khác

Kéo lên trê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