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hụy Hy 2023 | số 28 | Không thể ở bên người mình thích, có lẽ là cái kiểu thường ta hay thấy

Nhụy Hy 2023 | số 28 | Không thể ở bên người mình thích có lẽ là cái kiểu thường ta hay thấy 无法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大概是一种常态
Chia sẻ

Nhụy Hy 2023 | số 28 | Không thể ở bên người mình thích, có lẽ là cái kiểu thường ta hay thấy

Radio Nhụy Hy 2023 | số 28 | Không thể ở bên người mình thích, có lẽ là cái kiểu thường ta hay thấy 无法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大概是一种常态

Nguồn: 蕊希 Nhụy Hy

Nội dung:

以前我一直很相信一句话, ” 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 “
因为海有舟可渡,山有路可行,只要两个人真心相爱,就一定可以抵挡万难。
可后来我才意识到,很多感情在跋山涉水时,在渡海越岭时,就已经慢慢失散了。
山海皆可平,而难平是人心。
图片
2020年的时候,我跟陈家明约好,等疫情结束的时候,我们就一起去看海。
天冷也去,很远也去,下雨也去。
因为我听别人说,一起看海的两个人会在一起很久很久,即使分开了,也不会忘记第一个陪自己看海的人。
作为两个人从小在内陆长大的孩子,我们还没有看过真正的大海,所以对海总有一种莫名的向往。
可后来,疫情还没结束,我们的感情就结束了。
图片
其实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无非是两个人话赶话吵了起来,情绪上头的瞬间,一个说了分手,另一个人没有挽留。
三年的感情,就这样戛然而止。
我知道我很倔,我也知道他也很倔,我们都知道只要一个人先低头另一个人也不会再计较,继续倔下去只会分道扬镳,可我们还是倔。
所以分手成了注定的结局。
分手后我一直在想,如果当时我们都各退一步,现在是不是还好好的;
或者说,如果事后我能鼓起勇气去挽留他,是不是也不会走到现在这一步。
可不管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图片
无法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大概是一种人生常态。
在最倔强的年纪遇到最不堪一击的感情,最后只能是错过。
分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强迫自己不去打听任何跟他有关的消息,就连共同的朋友,也不在我面前谈起任何跟他有关的话题。
我以为时间会让我们慢慢释怀,可最后,释怀的好像只有他一个人。
情人节那天,我久违地打开了他的朋友圈。下面是一条横线,上面是他和女朋友的合照。
图片
那一瞬间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可能是惊讶,可能是难过,也可能是如释重负。
这段折磨我的感情,终于彻底地划上了句号。
照片上,他看起来瘦了很多,头发也变长了,一身藏蓝色西装看起来很陌生,陌生到让我觉得,我们上一次见面是上个世纪的事。
分手的这两年,他的生活发生了很多事,认识了很多人,而我的生活,好像还是一成不变,始终陷入在回忆里。
爱不起又放不起,说得可能就是我这种人吧。
图片
那天晚上,我突然很想去看海,很想很想。
于是冲动之下买了夜里十点多的火车票,一个人去了青岛。
可能是因为天气不好,也可能是时间还早,我凌晨五点多到海边的时候没多少人,只有两三对情侣在沿着海边散步等日出。
我一个人坐在沙滩上,听着海浪一遍又一遍敲打着礁石,看着脚边的破碎的贝壳被浪花推来又卷去。
有一瞬间,我感觉我的孤独也被卷走了。
突然想起电视剧《将爱情进行到底》中的一个情节:
男主杨铮在海边给女主文慧打电话,拨了一整夜终于联系上对方。
杨铮对文慧说: ” 你想看海吗?那你抬头看着天。 “
说完他义无反顾地朝大海奔去,将手机对着海浪,让文慧听海的声音。
图片
相隔千里的海浪声,配着《等你爱我》的背景音乐,伤感又惆怅,那是曾经的我对大海最浪漫的认知。
所以一直以来,我都很想跟自己喜欢的人一起看海,一起听海浪拍打海岸的声音。
可二十年来,我等到了喜欢的人,却没有等到一份坚定的感情。
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很想给陈家明打个电话,告诉他: ” 家明,你听,是海的声音。 “
可是,我们早已经不是我们了。
我已经没有理由,也没有资格再联系他了。
图片
从青岛离开的那一天,下起了小雨,我一个人慵懒地靠在车窗上,看着外面的风景快速移动。
温暖的车厢里有些寂静,没有一直打电话的商人,没有大声聊天的伴侣,甚至连平时那些爱吵闹的孩子都没有,大家都安安静静地坐着,等着到达自己的目的地。
一路上不断有人上车,也陆续有人下车,谁也不知道在哪一站上车的人会陪自己走完全程。

Nhụy Hy 2023 | số 28 | Không thể ở bên người mình thích có lẽ là cái kiểu thường ta hay thấy 无法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大概是一种常态

人生好像也是这样,你永远不知道陪你走到生命尽头的那个人会是谁。
14个小时后,火车缓慢停靠到站,我心里的那块石头也随之落了下来。
到站了,我该下车了。
曾经的一切,也该放下了。

Tổng hợp các radio khác của Nhụy Hy

Kênh luyện nghe của Nhụy Hy

Luyện nghe tiếng Trung các giọng khác

Kéo lên trê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