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hụy Hy 2023 | số 127 | Bấy nhiêu tình yêu, hoặc là cả đời, hoặc thành kẻ xa lạ

Nhụy Hy 2023 | số 127 | Bấy nhiêu tình yêu hoặc là cả đời hoặc thành kẻ xa lạ 多少爱情要么一生要么陌生
Chia sẻ

Nhụy Hy 2023 | số 127 | Bấy nhiêu tình yêu, hoặc là cả đời, hoặc thành kẻ xa lạ

Radio Nhụy Hy 2023 | số 127 | Bấy nhiêu tình yêu, hoặc là cả đời, hoặc thành kẻ xa lạ 多少爱情,要么一生,要么陌生

Nguồn: 蕊希 Nhụy Hy

Nội dung:

” 你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有多喜欢一个人,直到你看他爱上了别人。 “

晚上八点,我刚到家没一会儿,我接到了一个电话: ” 出来喝酒吗? “

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何大悦,因为除了她,没有人会在工作日的晚上突然约我喝酒。

而这个时候,能用二十分钟的时间迅速出现在她身边的,只有我。

一见面,她就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熊抱,差点把我勒得喘不过气,给了她一拳之后才慢慢把我松开。

Nhụy Hy 2023 | số 127 | Bấy nhiêu tình yêu hoặc là cả đời hoặc thành kẻ xa lạ 多少爱情要么一生要么陌生
Nhụy Hy 2023 | số 127 | Bấy nhiêu tình yêu hoặc là cả đời hoặc thành kẻ xa lạ 多少爱情要么一生要么陌生

我问她:

” 出什么事了,为什么要突然喝酒? “

她咧着大嘴笑着说:” 没事儿啊,就是想你了。 “

我白了她一眼跟她讲: 

” 少来,我还不了解你么,轻易不喝酒,一旦喝酒,肯定有大事,要么大喜要么大悲。 “

  她沉默了五秒钟,然后异常平静地看着我说:” 张旭要结婚了。 “

说完还努力做出一个微笑的表情,但比哭还难看。

心如枯木、面如死灰,我在那一刻懂得了这些字的含义。

她们俩是我的大学同学,当时我们在一个社团工作,关系很好,一起的还有另外两个朋友。

毕业之后我们五个人都来到了北京打拼,本来就深厚的关系在北漂的拷打之下,变得更加紧密,形同家人。

每周末我们都会抽空聚一下,有时候是下馆子吃饭,有时候是喝酒唱歌,有时候是闲的没事儿一起轧马路,一群人毫无顾忌地在路上大笑着,惹得行人纷纷侧目。

那时候我们都以为这样的关系会一直下去,不会变淡也不会变质。

可是成年人的友情,哪能真的一成不变呢?

大悦对张旭的感情,就是在这日复一日的相处中,突然变成了爱情。

具体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可能就是有一次唱歌,张旭唱了一首她最喜欢的《春风十里》,唱到那句” 我说所有的酒都不如你 ” ,然后扭过头去看了她一眼;

也可能是有一次聊天,大悦预测自己这辈子都遇不到喜欢的人的时候,张旭开玩笑说, ” 等你35要是还没遇到的话,咱俩可以凑合。 “

总之,她自己也说不清爱情发生的那一刻,到底是哪一刻。

做了这么久的朋友,没有人愿意冒着变成陌生人的风险去追求一段未知的关系。

所以这件事除了我她谁都没说。

前两年张旭因为工作的调动离开了北京,走之前我们五个人去工体那边吃了火锅,吃完又去了一个清吧喝酒。

原本酒量最好的大悦,那天喝醉了。

也是那时候我们才发现,她喝醉之后会一直傻笑,同时嘴里还叽里咕噜地不知道在说什么,没有人能听懂。

为此张旭还专门叮嘱我,他说:以后你得看着她,让她少喝酒,不然被拐走了都不知道。

那天晚上张旭走了以后,她也哭了很久。

为他的离开,为自己的懦弱,为拿不起,放不下。

我问她 ” 你这么难受,你为什么不说呢? “

她回答说 ” 喜欢一个人的眼神其实很明显,是藏不住的。而他往向我的眼神里,没有过那种东西。”

我无言以对,跟她又喝了两杯。

之后的两年,张旭在新的城市里渐渐稳定下来,跟我们的联系也慢慢变少。

大悦似乎也从那个时候开始慢慢放下了他,开始自己新的生活。

大家都在奔赴不同的人生。

而那段欲言又止的关系,仿佛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直到这次听到张旭准备结婚的消息,她才突然之间意识到,她好像没有放下,她只是习惯了把他藏在心底,然后不再声张,没有刻意去想,于是到后来她以为自己也忘了。

我问她,我说: ” 你后悔吗? “

她没有说话,却被黯淡的眼光出卖了一切。

那种看清了还继续爱着的感觉,应该是很累的。

那天晚上她又把自己喝醉了。

像两年前一样。

喝醉之后又开始一边傻笑一边嘟囔着说话,可是我还是一句都没有听懂。

只是觉得她很奇怪,一边装作无所谓,一边又在掉眼泪。

可能每个人都有过这样的时刻。

明知不能爱,却偏偏深爱;

明知没结果,却又忘不了;

明明该放下,却又舍不得。

一边劝自己要释怀,一边继续沦陷。

直到有一天,彻底没有了希望,才开始收拾自己那颗破碎的心。

而那个时候,除了接受,没了别的选择。

《春风十里》里唱: ” 只好把岁月化成歌,留在山河。 “

Các bài viết liên quan:

Tổng hợp các radio khác của Nhụy Hy

Kênh luyện nghe của Nhụy Hy

Luyện nghe tiếng Trung các giọng khác

Kéo lên trê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