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hụy Hy 2022 | số 158 | Chúng tôi chẳng hề cáo biệt, thế nhưng sự thực chúng tôi đã mỗi người một nơi

Nhụy Hy 2022 | số 158 | Chúng tôi chẳng hề cáo biệt thế nhưng sự thực chúng tôi đã mỗi người một nơi 我们没有告别可我们确实走散了
Chia sẻ

Nhụy Hy 2022 | số 158 | Chúng tôi chẳng hề cáo biệt, thế nhưng sự thực chúng tôi đã mỗi người một nơi

Radio Nhụy Hy 2022 | số 158 | Chúng tôi chẳng hề cáo biệt, thế nhưng sự thực chúng tôi đã mỗi người một nơi 我们没有告别,可我们确实走散了

Nguồn: 蕊希 Nhụy Hy

Nội dung:

整理手机相册的时候找到一条2017年和朋友一起录的视频。
那一年抖音刚开始流行,我们在镜头前羞涩地舞动着身姿,拘谨中透出一丝好笑。
想把视频发给她一同回忆,打开聊天对话框发现,我们的聊天还停留在大半年前。

春天的时候我主动邀约她出来玩儿却怎么也叫不出来,要么赶上她要加班要么就是她痛经生病,喊了几次都叫不出来之后我把邀约权转交给她,跟她说等你不忙的时候喊我,我随时有空。
可想而知,她没有喊我出来玩儿,应该是一直对我没空。聊天界面也就停在那时候,让我一时没了分享的兴致。

我在思考究竟是哪一刻我们的关系发生了变化,或许是从她换工作之后,我们两人的距离要跨越大半个城市,也或许是我失恋的那阵她正在忙着通过试用期,错过了我很多情绪的表达。
见面的难度增大,彼此生活的交集变少,聊天能说的话也越来越少,分享的频率降低,也就逐渐改正了频繁和对方说话的习惯,慢慢沉淀在对方微信的底部,没人主动,慢慢断了联系。
这似乎是成年之后的友情现状和约定俗成的规律。成年后的友情都是季节限定款,保质期有限,只在某个阶段有效。

之前在一家创业公司工作,公司就十几个人,管理很扁平,
同事之间相处都不错,上班时间一起点奶茶聊最近的八卦和电视剧,下了班一起去附近的火锅店继续喝啤酒侃大山,就连周末也会有人组局去郊游去欢乐谷。
当时就有人感慨真想一辈子都呆在这个公司,每天上班都好快乐。但后来有人因为种种原因离职,曾经的十人局变成八人,八人再变成五人,最后只剩两三个人。
那些离开的人有人回了老家,有人换了城市发展,有人结婚生子,自从离开后,就没再聚齐过。

前阵子我们几个还在北京的人重新聚在一起吃了一顿火锅,我聊起曾经有个女同事的近况,其他人错愕地发觉已经好久没看到这个人的消息了,点头像进去发现有两个同事被删了。
为了化解尴尬,被删除的同事还说:很正常啊,大家后来都没什么交集和联系了,删了也正常。
我虽没被删,但想到这些年身边来来去去的友情,还是有点难过。

阶段性友情的最大特点是在你们相遇的那个时间段内关系非常好,你的手机相册里全是大家在一起玩耍的合照,你的微信对话框里,这些人永远在最前面。
这些人知道你近期在追什么剧,和暧昧对象的进展,知道你涮火锅不吃海鲜,喝完酒会傻笑。
但有一天有人换工作了,有人换城市了,友情就遇到了拐点,关系逐渐冷却,直至最后断联。
我一度拿捏不好和这些新朋友相处的分寸,因为你不知道这个人是留在身边一阵子还是会彼此陪伴很久。
太投入的话,担心有一天会失望会伤心,只当一起吃饭喝酒的酒肉朋友,当你看到她紧张担心你当下的情绪,又会怀疑是不是自己太没良心。

Nhụy Hy 2022 | số 158 | Chúng tôi chẳng hề cáo biệt thế nhưng sự thực chúng tôi đã mỗi người một nơi 我们没有告别可我们确实走散了
Nhụy-Hy-2022-số-158-Chúng-tôi-chẳng-hề-cáo-biệt-thế-nhưng-sự-thực-chúng-tôi-đã-mỗi-người-một-nơi


学生时代,我们会很清楚毕业的具体节点,这种时间节点会成为你友情相处中的标记,告诉你学会珍惜,也告诉你什么时候要面对分别,但毕业以后,身边的某个人,会在哪一刻从你的人生中毕业,前往他的下一段旅程,是很难预料到的。
没有固定统一的节点,关系的相处变得更加具有随机性,也就无法准确预知我们共度的时光,会在何时结束。
在漫长的人生中,这些来来去去的朋友,大多只陪我们一阵子,所以把这些阶段性的朋友称为「季节限定款」。
比起学会如何和这些阶段性的朋友相处,如何接受和面对,我们只能与一部分人共度一段时光的事实,才是人生中真正要面对的课题之一。

整理相册到最后的时候,我又翻到一段2019年的视频,和几个朋友在公司楼下的空地上疯跑,笑得前仰后合,阳光洒在那些人的身上,还是不由得想感慨一句真好看。
不记得当时在笑什么了,视频里的男生已经回老家娶了老婆,留寸头的女生如今长发披肩,时过境迁,好久都没见面。

但在没有他们的现在,我还在怀念那一天,我无法重来的24岁的一天,那一天天气很好,阳光很好,我很开心,一切都很好。
看视频的那一刻,似乎也少了几分关于「阶段性友情」的悲观,人生中的24岁就那一年而已,而在那么年轻快乐的一年里,他们是陪我共度的好友。

Tổng hợp các radio khác của Nhụy Hy

Kênh luyện nghe của Nhụy Hy

Luyện nghe tiếng Trung các giọng khác

Kéo lên trê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