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hụy Hy 2022 | số 126 | Từng yêu

Nhụy Hy 2022 | số 126 | Từng yêu 爱过
Chia sẻ

Nhụy Hy 2022 | số 126 | Từng yêu

Radio Nhụy Hy 2022 | số 126 | Từng yêu 爱过

Nguồn: 蕊希 Nhụy Hy

Nội dung:

一开始灿烂绽放的玫瑰,过了花期,也会迅速凋零枯萎。
一段双向奔赴的恋情,掺杂了无数的小插曲后,也会落寞收场。
每经历一次无疾而终的感情,我们便会对「永远」这个词多一分怀疑。

分手后的那段时间,我时常处于宕机状态,过往的记忆就像默片电影一样在我脑海中回放。
告白的那天,他手捧玫瑰花出现在我面前,问我愿不愿意做他的女朋友,他说真的很喜欢我。后来相处的很多时刻,我也确确实实感受到了他的爱意。
在一起的第三个月,我念叨着想吃家乡菜,他说会着手学习几道闽菜,本以为他只是顺口答应,没想到几天后,我看到他真的在认真尝试做海蛎煎。
在一起的第六个月,他开始频繁加班,本以为一起去海边旅游的计划要搁浅了,直到小长假来临,我才知道他早就提前安排好了一切。

他承诺的很多件小事都完美落实了,于是我理所当然地认为那句 ” 永远在一起 ” 的诺言也会成真。
因为种种原因,我们开启了异地恋,生活交集少了,见面次数降低了,聊天频率下降了,彼此都对这段感情感到迷茫和疲惫,聚少离多的现实让我们自然而然走远了。
即使对彼此许下了 ” 永远在一起 ” 的承诺,我们仍然没法成为一辈子的恋人。
从此,我很难相信「永远」「一辈子」之类的承诺,毕竟太虚无缥缈了。

Nhụy Hy 2022 | số 126 | Từng yêu 爱过
Nhụy-Hy-2022-số-126-Từng-yêu


前段时间,我回了趟老家。
妈妈给我做了水煮鱼,那是她特意早起去菜市场买的新鲜活鱼。望着那道菜,我想起大学时期的我总念叨想吃妈妈做的水煮鱼,于是每次回家,餐桌上一定会有这道菜。
后来,我吃饭的口味逐渐发生了变化,相比于水煮鱼,现在的我更喜欢清蒸鱼。
吃饭的时候,妈妈跟我讲起邻居叔叔的女儿结婚了。
我小时候常常去邻居家找姐姐玩,很多小心思我都会跟姐姐说,我们成为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后来,我们的友情随着距离的拉长逐渐变淡,甚至她连结婚的消息都不会跟我分享了。

细细回想,大学时期的我,是真的觉得自己永远也吃不腻水煮鱼;小时候的我,也是真的觉得会跟她成为一辈子的好朋友。
原来,无论是走散的朋友,还是分手的前任,都曾是我们非常喜欢的人。
在许诺「永远」的那刻,我们也是真的相信会彼此陪伴到最后。
虽然我跟很多人兜兜转转还是走散了,但其中的某些人陪伴我走过了20岁到25岁,另外的某些人陪伴我走过了25岁到28岁。
在我们彼此在乎的时刻,陪伴彼此度过一段人生,就足够浪漫了。

我曾看到过这样一个故事。
从前有一个老和尚和一个小和尚下山去化缘,回到山脚下时,天已经黑了。
小和尚看着前方,担心地问老和尚, ” 师傅,天这么黑,路这么远,山上还有悬崖峭壁和各种怪兽,我们只有这一盏小小的灯笼,怎么才能回到家啊? “
老和尚看看他,平静地说了三个字, ” 看脚下。 “

当我们看不清远方的时候,就看脚下,一步步慢慢累积,不知不觉就抵达了远方。

Tổng hợp các radio khác của Nhụy Hy

Kênh luyện nghe của Nhụy Hy

Luyện nghe tiếng Trung các giọng khác

Kéo lên trê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