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h mục: NỮ NGƯỜI DƠI

Batwomen 5 | Đừng sống trong những câu chuyện đáng sợ

Batwomen 5 | Đừng sống trong những câu chuyện đáng sợ 不要活在恐怖故事里

[Batwoman 4] Nào ! Để chú cõng con

[Batwoman 4] Nào ! Để chú cõng con Nguồn: 背着吉他的蝙蝠女侠 Nữ người dơi mang trên lưng cây đàn ghita (Batwoman) Nội dung: 今天是村里幼儿园领被子的日子,我给我家老大领被子,看到云升领着少玲的二闺女,正在办手续,幼儿园的工作人员问云升:“您是孩子什么人?”云升回头看看后面排队的街坊,大声回答“我是她爸!”后面的人群一下就响起了窃窃私语的声音。 少玲家跟我们家是世交,我们家祖上是养马养车的,她们家开镖局,前几辈人经常合作,我小时候很羡慕他家的哥哥们能够习武打拳,经常去少玲家玩。少玲爸爸只有少玲一个女孩,视若珍宝,少玲的大爷们生了一屋子男孩,就这一个女孩,稀罕的不得了。 云升是少玲爸的亲传弟子,云升5岁那年拜师,少玲爸没有儿子,把一身的功夫都交给了云升。我爸活着的时候跟我说有一年开春摔跤,云升把少玲的哥哥们都胜了,因为这事,少玲的大爷们埋怨少玲爸把家传的武学教给了外人,云升为了这个更孝顺他师傅。云升16岁那年,家里人中煤气都没了,只有云升因为在高中住校幸免于难。少玲爸心疼云升,云升也把少玲家当亲人。 云升当兵,去送他的是少玲一家,云升回来探亲看的也是少玲一家,云升在部队感冒了,少玲爸开车6个小时去部队看云升。 少玲嫁给了一户家境殷实的拆迁户,连着生了两个闺女,婆婆翻脸了,少玲男人听他妈的,开始打少玲。复员回来的云升听说了以后,去拆迁户家又打又砸,把少玲和孩子接回家去派出所自首,被关了半年,工作也丢了。 出来以后云升去村里库房做了司机,少玲离婚后,那家人不要孩子,两孩子都判给了少玲,可是少玲去迁户口,那家人却不愿意。眼看孩子要上学了,少玲着急的不行。云升带着少玲去,那家人一下就怕了,老太太扔出户口本说“给你,两赔钱货你就养去吧!我儿子找大姑娘给我生孙子。” 少玲前夫后来真的找了大姑娘,真的生了个男孩,可是不知怎么回事发现孩子不是亲生的,又办离婚,又因为财产打官司。 我看到云升拎着被子,又领着孩子就让他跟我一起走,云升说“开车不好走,我们从村里过去就行了。”让孩子管我叫姨,叫我闺女姐姐。我低声问他:“跟少玲领证了?”他摸摸头嘿嘿的笑着说:“领了,放心吧!” 云升把装被子的包挂在脖子上,高声跟我说:“走了啊!”蹲下来跟孩子说:“来!我背着你!”少玲家老二高兴地爬上云升的背,回头向我们挥挥手,两个人唱着歌回家了。 Tổng hợp các radio khác của Nữ người dơi mang trên lưng cây đàn ghita (Batwomen) Kênh luyện nghe của Nhụy Hy Luyện nghe tiếng Trung […]

[Batwoman 3] Tôi rất xin lỗi, hối tiếc của cô liên quan tới tôi

[Batwoman 3] Tôi rất xin lỗi, hối tiếc của cô liên quan tới tôi Nguồn: 背着吉他的蝙蝠女侠 Nữ người dơi mang trên lưng cây đàn ghita (Batwoman) Nội dung: 成年人的崩溃或许就是一瞬间,小丽是社区医院服务站的医生。在某一天例行给幼儿打预防针后,她在服务站后的停车场放声大哭。 小丽与小寒是高中同学,高中时就谈恋爱,大学小寒和小丽一起考上了医学院,无论时高中还是大学他们都是人人羡慕的校园情侣。 大学毕业以后,小寒父亲给小寒安排了工作,小寒把名额让给了小丽,自己找了另一家医院工作。小寒的太爷爷身体不好,小寒父母提出工作既然稳定了就抓紧时间结婚。按照风俗订婚的手绢钱,在小丽家乡一般要8000元。小丽妈妈提出要8万,小丽心里一惊,小寒妈妈眼皮都没抬就答应了。小丽妈妈又说到结婚的彩礼要100万,寓意万里选一。小寒妈妈笑了一下说:“这寓意好,那就这么定了。咱们商量日子领证日子,办事的日子吧。” 小丽到了家跟抱怨父母狮子大开口,小丽妈妈说:“我早打听了,他家可有钱,咱今天吃饭这半条街的门面都是他爸爸的。他们就这一个儿,这都要少了。” 领证那天小丽迟迟要不出来户口本,小寒妈妈提出一起吃饭。饭桌上,小丽妈妈提出,除了100万,还想要一套北京的房子,名字写小丽弟弟的。 小寒妈妈笑着说:“婚房给他们准备好了,学区房,等小丽生了孩子,把她名字也填上。” 小丽妈妈说:“那不一样,买个房子写小丽弟弟名字,小丽以后回娘家住着硬气。” 小寒爸爸嫌啰嗦,想直接答应了。 小寒妈妈却站起来拿起他的外套,拉着他站起来说:“我今天还要开会,就先回去了。这事咱们下次再商量吧。”说完就拉着小寒爸爸到了包间门口。 小寒拦着妈妈说:“妈,咱们再商量商量。” 小寒妈妈说:“孩子,你长大了,这事你自己定。你要是愿意,妈把钱给你,你给他们买了。以后就跟他们过吧。以后也不用回来了。妈跟你爸挺好的。”说完转身走了。 小寒爸爸急忙一路小跑跟上。 小丽也要追上去,小丽妈妈一把拉住。跟她说:“你教他回去跟他妈哭,跟他妈闹。你那工作都是他爸给安排的,他们家不给这钱就人财两空。咱不怕。” 小寒结了饭钱,送他们一家回了家,小丽留他上楼坐坐。小寒拒绝了。 第二天小寒一早来给小丽送早饭,在楼下看小丽吃完,跟小丽说了分手,8万的手绢钱不要了。小丽回去大发脾气,小丽妈妈安抚道:“没事,这是吓唬咱们。你俩好这多年,他能舍得。” 小寒通知高中同学婚礼取消的时候,他们高中一个班的小花主动告白,说喜欢小寒很多年,一直没说是因为看小寒和小丽在一起,自己不想当第三者。小寒就用他跟小丽定的婚纱照、婚宴娶了小花。婚礼当天小丽跟小丽妈妈提前来了。小花笑着送糖,坐在他们身边说:“你来了也好,我怀孕了。咱们都是高中同学,满月你还来。”小丽领着妈妈走了。 后来小丽妈妈觉得小丽市里医院太累了,没时间找对象。让她调到了高级小区附近的社区医院工作。 这天在给幼儿打预防针的时候,没想到小花、小寒妈妈带着孩子来打预防针。小寒妈妈看到小丽,迟疑了一下说:“主任,能麻烦您给我们换个大夫妈?”主任赶紧过来说:“好,我亲自来。妈妈抱好了孩子。”小花赶紧说:“我可不敢。妈您来。”小寒妈妈一边从保姆手里接过孩子,一边说:“这多大事呀。大宝那个时候就是,孩子打个针,你这当妈的哭起来没完。不知道的以为针扎你身上了。” 打完针,观察半小时,一家人抱着孩子走了。出门上了车,小花一边开车一边漫不经心地说:“妈,这边社区医院的空调太冷了。以后打针咱们还是回家去打吧。孩子打针本身就闹腾,别回头着凉了。” 小寒妈妈拍了拍她的肩膀说:“我也正想说这事,这边房子就是想以后给孩子上学报个名,你们还是搬回去吧。每天早上爷爷送他们上学,多不了十分钟的事。”两人对视了一下,笑了笑。 小丽看到他们开车走的时候就崩溃大哭了一顿,这些本可以是她的。她拿出手机给小寒打电话。小寒有手术没人接,她给小寒发了短信,说起今天看到他家二宝。小寒没有回复。 后来他们在小区相遇,小寒正在搬家。小丽哭着问:“是不是小花让你搬家的?要不是她趁虚而入,我们不会分手的。”小寒说:“不是,是我在这儿住上班太远了。回家住近。” 小寒上了车,小丽站在车外哭,小寒下车对她说:“我很抱歉,你的遗憾跟我有关。我们都必须释怀过去,否则将没有未来。”然后上车开走了。 Tóm tắt bằng video: Tổng hợp […]

[Batwoman 2] Mẹ rất hạnh phúc khi làm người tốt

[Batwoman 2] Mẹ rất hạnh phúc khi làm người tốt Radio [Batwoman 2] Mẹ rất hạnh phúc khi làm người tốt 做个好人,她很快乐 Nguồn: 背着吉他的蝙蝠女侠 Nữ người dơi mang trên lưng cây đàn ghita (Batwoman) Nội dung: 从小我就知道我妈人缘好,走到哪儿都很受人欢迎。有时,我也跟着沾光,享受令人艳羡的特别待遇,就连在校门口早点摊买油条年糕卷,老板都会特意现榨一根油条,再多卷一些年糕。后来,我爸妈为了做生意举家离开家乡,在外漂泊二十年,我偶尔回家乡也依然时时能沾我妈的光。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刚生完孩子那年,我们带着宝宝回家乡落户,我妈说她交代了一个大姐给我们帮忙。一开始,我很不乐意,不习惯麻烦别人,也觉得自己没什么事需要别人帮忙,后来才知道自己对小城生存之道太天真无知了。因为旧户籍地址房子拆迁问题导致落户很麻烦,要不是那位大姐帮忙,我根本不可能搞定。和我妈一样,大姐也是个人缘很好的人,特别热情,热情得让“孤独相”的我几乎有点承受不起——每天大张旗鼓地请我们吃饭,邀来一众亲戚朋友来欢迎我们,去哪儿都亲自开车接送,要不是我们反复强调宾馆预付的钱退不了,她恐怕不会轻易放弃劝说我们去她家住。我感觉受之有愧,回北京后特意给大姐上高中的儿子寄了一大箱书聊表谢意,虽然我一向不喜欢给人送礼。 “你跟人家到底什么关系呀?”后来,我问我妈。 “哦,我和她妈妈以前一起摆摊卖过海鲜。”我妈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 就这样?我难以置信。这么萍水相逢的,人家为什么这么热情? “她爸爸唢呐吹得很好,喜欢吹给大伙儿听。”被我追问后,我妈又补充了一句。 这哪儿跟哪儿呀?我哭笑不得。“你以前帮过他们吗?人家这么热情。” “没有呀。就是一起聊聊天吃吃饭。”我妈不解,同时不忘顺便损我一句:“热情不应该吗?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孤独相呀。” 最后,我妈才终于想起来一件小事。据说二十多年前,那位大姐的爸妈因为宅基地征收换房,临时急需用钱,我爸妈虽然没什么钱,但还是尽自己所能帮忙凑钱了,连海鲜摊子收银箱里的毛票都数出来了。 “难怪嘛。”务实的我感觉终于找到了原因。 “那点事有什么呀,谁还记得!”我妈却一点都不认可,“那时候大家都穷,帮来帮去很正常,虽然也帮不了什么忙。他们帮我们的更多,还帮我跟别人借钱呢。” 好吧,他们的情谊并不是我以为的感恩报恩的关系,但似乎也不是我所理解的那种密友至交。毕竟这二十多年她和他们一家也没什么来往,要不是因为我的事,她大概也不会想起那位大姐。何况,像这样的亲朋故旧,我妈还有很多很多。 上高中时,有一次我沿着家乡小镇所在的海湾徒步去海岬尽头,路过一个渔村的小店,居然被店主认出来,得到热情招待。她说她认识我妈,当年我妈做紫菜生意,来他们村里收紫菜,曾借钱给她,说是就当预付紫菜的货款,虽然她家紫菜还在海上;还说起当年我妈做毛竹生意时,曾赊给她一板车竹子,她一直到当年紫菜丰收了才还上那笔钱。还有一次,我走在小城老街上,被一个阿姨认出来,听她说了许久才想起是我七八岁时住在海边小院的邻居阿姨。尽管多年没见过面,几乎素不相识,阿姨却毫不见外地拉住我的手问个不停,说起当年家里穷得揭不开锅,每次她家临时来客人,我妈都会偷偷从后门给她送几盘现成的菜;说起我妈当年曾借她五块钱的事还红了眼眶,“那时她还没做生意,出海一天也就挣个七八块,她借了我五块!”见阿姨眼看就要哭了,那时十几岁的我不知所措,只能被迫接过恩人女儿的身份安抚她几句。 类似的事还有很多,直到现在我还时不时会遇到。恐怕也只是所她结交的故旧的一小部分。说起来不可思议,我妈对人的热忱是不分亲疏远近的,一切只看对方的需要。住在上海时的事我之前写过了,就不提了(想看点这里)。那之前,我们家还在福州住过了五六年,做批发鞋材的生意。半仓储式店铺门口就是104国道,每天车来车往,紧挨着店铺的家里也每天人来人往,流水席几乎二十四小时不间断。那时我上高中,寒暑假难得去看爸妈,在我印象中,不管任何时候下楼,餐桌边永远有人在吃饭,厨房里永远有人在炒菜,两个电饭煲也永远在轮流煮饭,后面小卖部的阿姨每天往我家送米送油送啤酒,再把账单留在桌上。不管是来进货、开店的,还是来探亲的、要债的,只要进了门,我妈通通来者不拒。那是90年代中期,交通很不方便,治安也不好,天稍微晚点,做小生意的老乡揣着点钱犹豫着要不要上路,我妈总会拦下他们,让他们住一宿等第二天再走。没地方睡,就收了餐桌给大家打地铺,清理了摆满纸箱的店铺打地铺,再不济就在成堆的鞋底、鞋楦、牛皮上铺被褥,有时连厨房里都睡满人。 在外做生意那些年,他们经常周转不开,每当此时,我妈就拿起电话开始挨个打电话。2000年前后,一圈电话打下来,就能借来二三十万。借钱的都是温州老乡,连个借据都不需要,利率、借期都是口头约定。有时,她发现借得多了,觉得退回去有点浪费,想起之前有人跟她借钱未果,就打电话问人家是否还需要。如果对方需要,她就充当中间担保人,把那笔钱转借给人家。那可是钱啊,即便现在回想起来我都觉得不可思议,和钱有关的事,谁闲着没事愿意沾手,多麻烦啊。可她不怕麻烦。后来,他们年纪大了,收了生意,回到阔别二十年的家乡,每天都有各路亲朋上门借钱,这个借了那个还,她也从不嫌烦。好在我们温州民间借贷的信用体系很好,赖账等于断了自己的生路,所以基本上不会有人赖账,要不我猜她会把自己给坑死。有时,我也忍不住劝她,一把年纪了,就不能消停消停,清清静静做个老人家?她总是能找到理由,这个买房子首付就差五万,那个订婚聘礼凑不出来,都是人生大事,不能不帮。总之,他们那点养老钱从来就没在兜里好好揣着。对我的数落,她有时也会反击:“钱这种东西,动起来才有用,谁像你,钱就是银行卡里的数字,没一点人情味。”呃,听她这么说,就连一向秉持绝不与他人有金钱往来的我,也觉得似乎有那么点道理。 这些人都是老乡,对我妈来说都是没法拒绝的人,不管怎样,我们温州人出来做生意的也大都像她一样,也算是一种抱团取暖吧。但我妈的热情远不止于此,几乎有种普济天下的野心。 有一年,我因为腰椎手术住院,她在医院里陪护,最后医药费花了一万不到,她帮人倒是花了一万多。而且她说起来,每个人她都帮得义不容辞。一个来温州打工的女孩被车撞了,司机肇事逃逸,没人付医疗费,医院虽不至于见死不救,但眼见欠费越来越多,只能尽量少给她用药,到后来连床位都舍不得给她,满身绷带的女孩每天躺在人来人往楼道里,衣不蔽体。“可怜哪,连床单都没给她盖好,那孩子内裤都没穿。”我妈流着泪回来说,同时告诉我,她刚刚帮女孩把欠费的五千块交了,让护士继续给她打针,要不她的腿要废了。我很震惊,要知道那是90年代末,普通人工资也就一千多,事实上我妈自己脚不沾地地忙活一年也赚不了几万块。“就当给你积德。”最后,像是无法解释自己的举动,我妈只能这么说。 事实上,很多事我妈自己都没法解释。比如,我第一次上大学那年,听说我一个同学从小没有母亲,家里连上大学的学费都凑不出来,第二天我妈就带着我给人家送去三千块。尽管我那个同学后来再也没联系过我,自然也没还钱,我妈却压根没当回事,这么多年再没提过,估计也早就忘了这回事。后来在上海做生意时,她还帮助一个初中没毕业的年轻人开店,帮他找门面房,帮他付定金,帮他在闵行租房子,每周一车一车的货拉过去,一分钱没要,等他卖完了再结旧账欠新账,就这么让他欠了好多年,直到他结婚生子有钱买房子。要知道那些货款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她借来的,温州的民间借贷年利率行情是十二个点起步,即便是亲戚朋友之间借钱也是这个价,任何资金都有成本,而且成本高昂。为什么要付这样的高价去帮助一个素昧平生的人,而且人家对此恐怕根本就不知情?“穷苦人家的孩子,谁也指望不上呀。顺手帮帮,又不麻烦。”我妈是这么回答我的,最后照例再加上一句“就当给你积德”。 我?她是早就看出我“孤独相”,于是提前替我弥补吗?现在回头看,我忍不住这么想。 很多年以后,她来北京帮我带孩子,也时时以此为借口,热情地结交了一群熟人。甚至,她在北京两个月认识的人,比我来北京十年认识的还多。以至于后来她走了,我带着孩子坐电梯还得时时准备和人打招呼,因为大家就算不认识我也认得宝宝。小区里所有家里有老人或有孩子的家庭,她都结识了一遍,不是普通的点头之交,而是把人家的家庭情况了解个底儿掉。小区里谁家准备要二胎,谁家要换房子,谁家要移民,谁家要回家乡省会安家,她都门儿清,甚至连每家家庭年收入多少,她都了解得一清二楚。哪怕去附近的河边公园散个步,她也能认识一个带孩子的奶奶,顺便了解她其实不喜欢来北京带孙子一心只想回家乡和老头子过自己的日子可是当初是自己催儿子生孙子只能硬着头皮坚持…… “可是人家干吗跟你说这些?你做了什么呀?”我觉得很不可思议,毕竟大家五湖四海南腔北调的,又不是在我们家乡。 […]

[Batwomen 1] Vây thành của mẹ

[Batwomen 1] Vây thành của mẹ Radio [Batwomen 1] Vây thành của mẹ 妈妈的围城 Nguồn: 背着吉他的蝙蝠女侠 Nữ người dơi mang trên lưng cây đàn ghita (Batwoman) Nội dung: 我妈不止一次跟我说,她有时希望自己得场大病,看看我爸在她快死的时候能不能关心她一下。正如这一句所呈现的,我妈是一个哀怨,可怜又可恨的人。我曾经看过一句话,用来形容中国人的婚姻恰到好处,可以一起死,但不能一起活着。 婚姻是座围城,困住了我妈,我想或许也困住了我爸。说来荒唐,我妈年轻时到北京帮亲戚照顾孩子,到了适婚年龄,周围人张罗介绍对象。她选择了我爸,那时候我爸穷得叮当响,穷得比她老家还穷,但是我妈是吃苦长大的,她不在乎那些。她想着有钱没钱无所谓,我爸对我奶奶好,以后也会对她好。但是后来我妈得到了她没想过的一切,唯一没得到的就是我爸的爱。 我妈非常努力的讨好我爸。小时候我爸三四天不回家,我妈都不问问我爸去哪了。更不要提穿衣吃饭,我妈照顾得周周到到。家里有老有小,所有家务都是我妈一个人。直到我有了自己的家,我才意识到,那是多么繁重的劳动。一个人全年无休,家里有老有小,每日做三餐,洗碗洗衣服,跑银行跑医院。但即便如此,我爸依旧不待见她,对她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即便生病了也不会多问一句。 我爸过于强势,所以我和他并不亲近。等我大到可以帮我妈说句话时,态度自然是要求他对我妈好一些。可想而知,这有多徒劳。我爸说我妈就是作,满足她这个条件,她就会有下一个,永远没个头,她就是神经病,永远不会满足。 说我妈神经病并不夸张,她会不停地说我爸怎么怎么对不起她。当年她去医院住院,我爸都不陪她。和我爸去旅行,我爸不跟她坐一起,反而照顾别的女的。我爸看不起她的亲戚,她亲戚来求我爸帮忙,我爸就推三阻四。她会在我爸一进门,给我爸一句,呦,还知道回家呢?然后两人就你一句我一句吵起来了。最后以我妈哭诉这么多年的委屈,我爸骂我妈神经病,然后我爸不理我妈三两个月收场。我妈更年期的的时候,这种神经质发展到了巅峰。她会整夜整夜哭,人有时候就消失了,动不动就说自己不想活。大夜里不睡觉,跑到我爸可能在的地方去守着。 我妈的行为让她在和我爸的战役中总落下风。我爸总能找到她行为的不妥来攻击她,而我也逐渐看懂了,我没法要求一个人爱一个人。我可以要求我爸不干涉我妈出去旅行,也可以要求我爸给我妈足够的生活费,但是我没法要求他对我妈喜笑颜开,关怀备至。我赤裸裸的告诉我妈,这个人不爱你,如果放三四十岁,我会劝你离婚。但是已经快60了,放弃吧,各过各的还能有几天自在。 但我妈嘴上说放弃了,我不伺候他了。实际上情绪依旧被我爸牵着鼻子走。更可气的是,明明全家只有我为她细心筹谋,和我爸对抗。可一旦我和我爸起冲突,她会毫不犹豫的站在我爸那边来说服我。所以的哀其不幸,多了几分怒其不争。 我并非不理解我妈,因为我在重复她的故事。我的亲密关系一塌糊涂,一味的讨好,最后遍体鳞伤。只是我比我妈运气好了一点,最后找到了一个珍惜我的人。对我妈,我心中其实是有一丝愤怒的。我愤怒为什么她给我展现的是这样一副女性形象,虽然我心中并非不知是非,但是当我面对问题,我本能的会套用我妈的行为模式。我愤怒为什么她在我那么小的时候,就向我反反复复倾诉自己破碎的感情,让我反而变成了一个母亲的角色去照顾她,我却没人保护。 遇到了师父后,师父努力的在疗愈我。他在外面锋芒毕现,但对我总是一副讨好脸。我开始慢慢好了起来,我开始不再觉得我的敏感是缺点,我开始相信即便我不去讨好别人,也会有人爱我。我再重新审视我妈,我想对于她来说,可能一切都太难了。 一个十二岁就离开家去工厂打工的孩子,没从受过正经教育。也有一个和我一样严肃高压的父亲,从没感受过父爱。二十二岁嫁到北京,人生地不熟。如何反抗,困住她的除了现实,还有她从未老化的思想。即便是我,受过高等教育,熟悉心理学,找过心理医生,物质无忧,还被折磨的生不如死。何况是有重重压力的她。 我开始用师父对我的方法对待我妈。我告诉她不必自责,没有跳出这个局这么多年,不是她的错。她在那个年纪,以那样的形势,她已经做了对她最有利的选择。错的是那个时代男性对女性的轻食,错的是男人为了一个负责的形象把一个不爱的女人困在婚姻的围城,错的是她也没见过什么才是爱,错的是没人无条件的爱过她。 我和师父开始一边肯定我妈,一边以我们没有耐心,让她教宝宝背诗为名,默默教她背一些我爸不会的诗。她爱画水彩,师父就给她买透纳的画册,她说写大字,师父就给她买宋徽宗的字帖。即便我在坐月子,我还是鼓励她和朋友出去玩了十天。平时尽量惯着她,让她只要想去玩,就跟我们说,不用带孩子。要学着支使我们干活。 我希望我妈也可以感受到自己值得被爱,而这份值得,不是靠嘴说一说的。需要靠另一个人捧着她,再靠她自己慢慢吸收更多知识,才有可能慢慢改变。而困住我妈的围城,也才有可能被撬开一个角。 人的一生并不容易,当我陷入无爱的痛苦时,当我毫无尊严的时候,无数人走来说了特别正确的话。什么人要有尊严,人要独立。人要自己爱自己。那些话让我更加痛苦,我不明白为什么别人轻易做得到的,我做不到,我不明白为什么我明明很清楚这些道理,我就是无法改变。而那些说了特别正确话的人,希望那几句不咸不淡的话就能让一个人自信起来,当无效的时候,他们会进一步否定你,斥责你为什么做不到。后来师父的出现告诉我,真正有效的不是说了什么,而是有一个人不讲道理,舍了命只愿博你一笑。 或许有许多像我妈这样的女性,困于婚姻的围城。在鼓吹独立女性的年月,她们甚至被看做笑柄。当我们要求她们改变的时候,我们手中其实也握着一把刀,扎在她们心间。 Tổng hợp các radio khác của Nữ người dơi mang trên lưng cây đàn […]

Sách nói | số 2 | Tôi dùng khoảng thời gian 5 năm, để sống cuộc sống mà tôi hằng mong ước

Sách nói | số 2 | Tôi dùng khoảng thời gian 5 năm, để sống cuộc sống mà tôi hằng mong ước Radio Sách nói | số 2 | Tôi dùng khoảng thời gian 5 năm, để sống cuộc sống mà tôi hằng mong ước 我用了5年时间,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Nguồn: Nữ người dơi mang trên lưng cây đàn ghi-ta […]

Kéo lên trê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