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women 1] Vây thành của mẹ

[Batwomen 1] Vây thành của mẹ 妈妈的围城
Chia sẻ

[Batwomen 1] Vây thành của mẹ

Radio [Batwomen 1] Vây thành của mẹ 妈妈的围城

Nguồn: 背着吉他的蝙蝠女侠 Nữ người dơi mang trên lưng cây đàn ghita (Batwoman)

Nội dung:

我妈不止一次跟我说,她有时希望自己得场大病,看看我爸在她快死的时候能不能关心她一下。正如这一句所呈现的,我妈是一个哀怨,可怜又可恨的人。我曾经看过一句话,用来形容中国人的婚姻恰到好处,可以一起死,但不能一起活着。 婚姻是座围城,困住了我妈,我想或许也困住了我爸。说来荒唐,我妈年轻时到北京帮亲戚照顾孩子,到了适婚年龄,周围人张罗介绍对象。她选择了我爸,那时候我爸穷得叮当响,穷得比她老家还穷,但是我妈是吃苦长大的,她不在乎那些。她想着有钱没钱无所谓,我爸对我奶奶好,以后也会对她好。但是后来我妈得到了她没想过的一切,唯一没得到的就是我爸的爱。

我妈非常努力的讨好我爸。小时候我爸三四天不回家,我妈都不问问我爸去哪了。更不要提穿衣吃饭,我妈照顾得周周到到。家里有老有小,所有家务都是我妈一个人。直到我有了自己的家,我才意识到,那是多么繁重的劳动。一个人全年无休,家里有老有小,每日做三餐,洗碗洗衣服,跑银行跑医院。但即便如此,我爸依旧不待见她,对她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即便生病了也不会多问一句。

我爸过于强势,所以我和他并不亲近。等我大到可以帮我妈说句话时,态度自然是要求他对我妈好一些。可想而知,这有多徒劳。我爸说我妈就是作,满足她这个条件,她就会有下一个,永远没个头,她就是神经病,永远不会满足。

说我妈神经病并不夸张,她会不停地说我爸怎么怎么对不起她。当年她去医院住院,我爸都不陪她。和我爸去旅行,我爸不跟她坐一起,反而照顾别的女的。我爸看不起她的亲戚,她亲戚来求我爸帮忙,我爸就推三阻四。她会在我爸一进门,给我爸一句,呦,还知道回家呢?然后两人就你一句我一句吵起来了。最后以我妈哭诉这么多年的委屈,我爸骂我妈神经病,然后我爸不理我妈三两个月收场。我妈更年期的的时候,这种神经质发展到了巅峰。她会整夜整夜哭,人有时候就消失了,动不动就说自己不想活。大夜里不睡觉,跑到我爸可能在的地方去守着。

我妈的行为让她在和我爸的战役中总落下风。我爸总能找到她行为的不妥来攻击她,而我也逐渐看懂了,我没法要求一个人爱一个人。我可以要求我爸不干涉我妈出去旅行,也可以要求我爸给我妈足够的生活费,但是我没法要求他对我妈喜笑颜开,关怀备至。我赤裸裸的告诉我妈,这个人不爱你,如果放三四十岁,我会劝你离婚。但是已经快60了,放弃吧,各过各的还能有几天自在。

但我妈嘴上说放弃了,我不伺候他了。实际上情绪依旧被我爸牵着鼻子走。更可气的是,明明全家只有我为她细心筹谋,和我爸对抗。可一旦我和我爸起冲突,她会毫不犹豫的站在我爸那边来说服我。所以的哀其不幸,多了几分怒其不争。

我并非不理解我妈,因为我在重复她的故事。我的亲密关系一塌糊涂,一味的讨好,最后遍体鳞伤。只是我比我妈运气好了一点,最后找到了一个珍惜我的人。对我妈,我心中其实是有一丝愤怒的。我愤怒为什么她给我展现的是这样一副女性形象,虽然我心中并非不知是非,但是当我面对问题,我本能的会套用我妈的行为模式。我愤怒为什么她在我那么小的时候,就向我反反复复倾诉自己破碎的感情,让我反而变成了一个母亲的角色去照顾她,我却没人保护。

[Batwomen 1] Vây thành của mẹ 妈妈的围城

遇到了师父后,师父努力的在疗愈我。他在外面锋芒毕现,但对我总是一副讨好脸。我开始慢慢好了起来,我开始不再觉得我的敏感是缺点,我开始相信即便我不去讨好别人,也会有人爱我。我再重新审视我妈,我想对于她来说,可能一切都太难了。

一个十二岁就离开家去工厂打工的孩子,没从受过正经教育。也有一个和我一样严肃高压的父亲,从没感受过父爱。二十二岁嫁到北京,人生地不熟。如何反抗,困住她的除了现实,还有她从未老化的思想。即便是我,受过高等教育,熟悉心理学,找过心理医生,物质无忧,还被折磨的生不如死。何况是有重重压力的她。

我开始用师父对我的方法对待我妈。我告诉她不必自责,没有跳出这个局这么多年,不是她的错。她在那个年纪,以那样的形势,她已经做了对她最有利的选择。错的是那个时代男性对女性的轻食,错的是男人为了一个负责的形象把一个不爱的女人困在婚姻的围城,错的是她也没见过什么才是爱,错的是没人无条件的爱过她。

我和师父开始一边肯定我妈,一边以我们没有耐心,让她教宝宝背诗为名,默默教她背一些我爸不会的诗。她爱画水彩,师父就给她买透纳的画册,她说写大字,师父就给她买宋徽宗的字帖。即便我在坐月子,我还是鼓励她和朋友出去玩了十天。平时尽量惯着她,让她只要想去玩,就跟我们说,不用带孩子。要学着支使我们干活。

我希望我妈也可以感受到自己值得被爱,而这份值得,不是靠嘴说一说的。需要靠另一个人捧着她,再靠她自己慢慢吸收更多知识,才有可能慢慢改变。而困住我妈的围城,也才有可能被撬开一个角。

人的一生并不容易,当我陷入无爱的痛苦时,当我毫无尊严的时候,无数人走来说了特别正确的话。什么人要有尊严,人要独立。人要自己爱自己。那些话让我更加痛苦,我不明白为什么别人轻易做得到的,我做不到,我不明白为什么我明明很清楚这些道理,我就是无法改变。而那些说了特别正确话的人,希望那几句不咸不淡的话就能让一个人自信起来,当无效的时候,他们会进一步否定你,斥责你为什么做不到。后来师父的出现告诉我,真正有效的不是说了什么,而是有一个人不讲道理,舍了命只愿博你一笑。

或许有许多像我妈这样的女性,困于婚姻的围城。在鼓吹独立女性的年月,她们甚至被看做笑柄。当我们要求她们改变的时候,我们手中其实也握着一把刀,扎在她们心间。

Tổng hợp các radio khác của Nữ người dơi mang trên lưng cây đàn ghita (Batwomen)

Kênh luyện nghe của Nhụy Hy

Luyện nghe tiếng Trung các giọng khác

Kéo lên trê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