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hụy Hy số đặc biệt 26 | Bạn thấy đấy, chuyện chia ly nó luôn dễ như trở bàn tay

Nhụy Hy số đặc biệt 26 | Bạn thấy đấy chuyện chia ly nó luôn dễ như trở bàn tay 你看分别总是轻而易举
Chia sẻ

Nhụy Hy số đặc biệt 26 | Bạn thấy đấy, chuyện chia ly nó luôn dễ như trở bàn tay

Radio Nhụy Hy số đặc biệt 26 | Bạn thấy đấy, chuyện chia ly nó luôn dễ như trở bàn tay 你看,分别总是轻而易举

Nguồn: 蕊希 Nhụy Hy (Nhụy Hy 2016)

Nội dung:

你知道吗,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明白:当我们成为某个人的重要角色,也就意味着我们必定是一个谁的过客。

因为人生中的过客太多,我们总是轻易的介入别人的生活,离开的时候却也不过是转个身拍拍手。可谁都不曾想过,会给他人今后的人生带来怎样的结果。成为人生过客有个好处,活在当下的,无需顾及将来。可过客真的是一个很不负责的称谓,因为对于你而言,我不过是你人生当中的一站,但你却是我长久的牵挂。

说到过客让我想起了A先生,他大抵是所有人生命当中的过客。来的热烈,走的义无反顾。谁都留不住他,可谁都怀念他。

Nhụy Hy số đặc biệt 26 | Bạn thấy đấy chuyện chia ly nó luôn dễ như trở bàn tay 你看分别总是轻而易举
Nhụy Hy số đặc biệt 26 | Bạn thấy đấy chuyện chia ly nó luôn dễ như trở bàn tay 你看分别总是轻而易举

A先生是人们口中的暖男,长相清秀,身材高挑。饭后结账,送女生到家门口。看电影安排好座位和零食,一群人外出玩乐也从来不让谁冷场。他记得身边朋友的生日,每一次被麻烦都会很认真的帮忙。你知道这样的人,无论男女都是通吃的,所以他总是不缺朋友,朋友圈里发一个到哪里旅行的动态就一定会有人接待。对于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年,这样的人际关系当真是老练的没话说。

我和A先生的相识是一个偶然,在聚会的时候交换了电话号码,本来以为再也不会有交集,可在一次情绪失落的时候我不知道中了什么魔就突然想起了他。然后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给他发了信息,他不但很快回复我,竟然还记得我是谁。你知道这种事情对于女生而言是不可抗力。一个优秀的人,在一群人里面能够记住你,多少也是有些在意吧。

于是,没有缘由的我和A先生开始了一段暧昧又不明确的关系,最后大概过了三个月,因为他决定北上,我们很冷淡的吵了一架。之所以用冷淡这个词来形容吵架是因为从头到尾,我们都没有用超过100分贝的声音说话。

他只是告诉我,他决定北上,任由我接下来说什么,都只是略带愧疚的告诉我他不会改变决定。所以直到那个时候我才突然明白,朋友为什么在和我介绍他的时候,会说他真的很适合当朋友。

A先生离开之前的散伙饭吃了三个大圆桌,所有的人都醉醺醺的和他拥抱道别,然后一个小姑娘忍不住哭了起来,最后莫名其妙的好多人都跟着哭了,A先生就笑着说道:” 感觉你们在奔丧啊,我又不是一去不回了,有机会还会再见面的。” 

那场散伙饭吃的热烈,也寂寞。人和人之间似乎更近了,也似乎更远了。A先生没有告诉大家他是买了凌晨的车票,把所有人都灌醉之后一个人走了。所以我醒过来的时候,和所有人一样,再也找不到他。你看,有些人的离开,总是轻而易举的。

他没有把我拉黑,也没有不接电话,甚至连从前的语气词都没有过任何变化。可是我知道,我再也找不到我要的那个他了。我想我对于他而言也和所有人都一样,只是一个停靠休息的站口罢了,不可能是那个能陪你走到终点的人。

A先生和所有人交好,竟然从未想过得到其中的任何一个,无论是朋友还是恋人。他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这种距离让人舍不得分开,又没有办法再靠近。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我们做视力检查的时候拦截着我们向前的那条白线,其实对于第三排的那个E字母我们以为已经看清楚,但好像在心里却又很模糊。我们有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但是不能够自己走过去看一眼的那个结果,而这个结果,最后会由别人来告知你。

很久以后,我和A先生还是保持着偶尔的联系,就像是那种不咸不淡的老同学打个招呼的样子,可只有我自己知道,他是不一样的。

对他而言,我只不过是个过客,他却会在我心里驻足很长一段时间。所以你看,当个人生的过客真好,心无牵挂毫无羁绊的奔跑着,不必畏惧也不必留恋。可我也觉得,被当成人生的一个过客真的很讨厌,有些人他自己走了,却要把影子留在你的心里。他对你来说很重要,但你对他而言,并不。

经过A先生的事情之后,我交朋友变得更加小心翼翼。也许是因为我太玻璃心,也许从始至终我一个人的单相思给了我巨大的打击,又或者是我心底某一处还相信着他会回来,会再一次在深夜的时候敲响我的房门,拎着炸鸡和啤酒告诉我:别难过,我这不是回来了。

现在深夜里陪伴我的是莫文蔚的那首歌,里面唱着:也许放弃才能靠近你,不再见你,你才会把我记起。我们的心里总有一个得不到的人,他骚动着,让你不安让你蠢蠢欲动,可也让你胆怯让你无所适从。

然而也正因为我们经历过这样的人生阶段,我们才更应该认真的去对待每一个相遇的人,在不能够对对方负责的时候,最好从头到尾都不要出现。

缘分不过是一条线,却会缠绕出斩不断的日后的想念。别轻易做谁的过客,但可惜,当我们成为某个人的重要角色,也就意味着,我们必定是一个谁的过客。

Các bài viết liên quan:

Tổng hợp các radio khác của Nhụy Hy

Kênh luyện nghe của Nhụy Hy

Luyện nghe tiếng Trung các giọng khác

Kéo lên trê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