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hụy Hy 2022 | số 121 | Tạm biệt

Nhụy Hy 2022 | số 121 | Tạm biệt 再见
Chia sẻ

Nhụy Hy 2022 | số 121 | Tạm biệt

Radio Nhụy Hy 2022 | số 121 | Tạm biệt 再见

Nguồn: 蕊希 Nhụy Hy

Nội dung:

长大,是一个伴随身边熟悉的人不断离去的过程。

那些人见证着你的出生与成长,而你见证着他们的衰老与离开

或许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你已经和他们中的某些人见完了最后一面。

前段时间给我妈打电话,她告诉我,邻居家的陈奶奶去世了,很突然。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的心里咯噔了一下,感觉失去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亲人。

因为我是她看着长大的孩子,小时候经常在她家蹭吃蹭喝,她不仅不嫌弃,还会送我一些小零食、小玩具,把我当成自己的孙女一样照顾。

长大后,我去了外地读书,现在又在外地工作,一年到头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见到她的机会自然也越来越少。

上次见她还是过年的时候,记得她整个人变得很瘦很单薄,仿佛身体缩了水;

讲话的时候也很吃力,经常提不上气,说两句话就要喘一下缓缓;

眼睛也变得浑浊起来,不再像之前那样炯炯有神了。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瞬间我想到了 ” 干枯 ” 这个词。

她好像真的老了很多,而那种老不仅仅是年龄上的增长,更是精气神上的衰老。

在我以前的印象里,她和村子里那些爱嚼舌根儿又邋里邋遢的老年人很不同。

她温柔慈祥又爱干净,每天早上六点多就起来拿着扫帚把门前的水泥地打扫得干干净净,后院里还种了一些不知名的花花草草。

一个人过得有滋有味。

她老伴儿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前两年她女儿又嫁了人,儿子呢,又常年在外打工,过年才回来一次。

大多数时候,她都是一个人在家,所以显得格外孤独。

平时没事儿的时候,她会帮别人做一些农活挣钱,实在无聊的时候,也会找我奶奶一起打长牌。

不过听我奶奶说,当年和她一起打长牌的老人们,现在已经没剩几个了,而她,也已经很多年没玩过了,因为凑不齐人。

坦白说,以前我只是感受到了身边人的衰老。

比如我当年叫姐姐的人,现在成了别人口中的阿姨,比如我叫叔叔的人,现在成了别人口中的爷爷。

Nhụy Hy 2022 | số 121 | Tạm biệt 再见
Nhụy-Hy-2022-số-121-Tạm-biệt

而现在,我却感受到了他们彻底的离开。

因为我当年叫爷爷奶奶的那群人,很多都去世了,还有些能叫得上名字的长辈,稍微一打听,也已经离开了。

我想,我能再见到的老一辈的熟人,已经不多了。

就连村口那个我小时候最讨厌的满嘴大黄牙的烟鬼大爷,也在年初的时候得病去世了。

后来再回家的时候,我还是会想起他坐在村口大树下抽旱烟的样子,即使那个烟味让我很烦,即使他嗓门总是很大,即使他这个人并不讨人喜欢,但我还是无比怀念他。

我真的真的好想念那些曾看着我长大的老人啊,不管是喜欢的还是讨厌的,都很想念。

因为看到他们的时候,我还会觉得自己是个孩子,还有大人看着自己成长。

而现在,我成了别人的长辈,开始见证别人的成长。

” 所谓人生,其实就是一个不断失去的过程。很宝贵的东西,会一个接一个,像梳子豁了齿儿一样,从手中滑落;我们所在乎的人,也会一个接着一个,从身旁悄然消逝。 “

这是一个不断见证离开的世界,而我们都不擅长告别。

有些人说了再见,第二天就见到了;而有些人一句话离别的话都没说,就再也见不到了。

所以啊,趁现在能见面的时候,多看一眼吧;能聊天的时候,多说一句话吧。

毕竟世事无常,谁又能料到以后呢。

生命来来往往,来日并不方长。

好好珍惜能见面的日子吧。

Tổng hợp các radio khác của Nhụy Hy

Kênh luyện nghe của Nhụy Hy

Luyện nghe tiếng Trung các giọng khác

Kéo lên trê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