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hụy Hy 2021 | số 98 | Không phải tôi thích nghe những bài hát cũ, là những bài hát tôi thích chúng đã già rồi

Nhụy Hy 2021 | số 98 | Không phải tôi thích nghe những bài hát cũ là những bài hát tôi thích chúng đã già rồi 不是我喜欢听老歌是我喜欢的歌它老了
Chia sẻ

Nhụy Hy 2021 | số 98 | Không phải tôi thích nghe những bài hát cũ, là những bài hát tôi thích chúng đã già rồi

Radio Nhụy Hy 2021 | số 98 | Không phải tôi thích nghe những bài hát cũ, là những bài hát tôi thích chúng đã già rồi 不是我喜欢听老歌,是我喜欢的歌它老了

Liên hệ lấy bản dịch và Hán tự chuẩn và đầy đủ: Admin 0983137287(zalo)

Nội dung:

塞涅卡说: ” 没有人会感觉到,青春正在消逝;但任何人都会感觉到,青春已经消逝。 “

昆德兰说: ” 人很难在青春时认识青春,只有走过了青春,才能认识青春。 “

你是在哪一刻发现青春已经和你挥手告别的?

是电视上出现了越来越多叫不上名字的年轻明星,是看了十几年的《快乐大本营》停播的时候,还是曾经攒钱买的滑盖手机已经放在柜子最下面成为古董的时候?

如果你年龄不是太小,那你前阵子一定在朋友圈刷到了 ” 西城男孩 ” 的线上音乐会。

你朋友圈里不爱说话的程序员,在家带孩子的宝妈,和学生斗智斗勇的班主任,前所未有地统一了朋友圈风格,分享了视频号的直播。

从《My Love》唱到《You Raise Me Up》,再到最后的《平凡之路》。

不再年轻的青年们跟着熟悉的旋律回忆多年未曾光顾的过去,往事历历在目,如梭光阴悄然远去。

《My Love》是初中英语老师上课的时候用教室的公放喇叭放给我们的,下课前五分钟,全班悄然无声,听着这首不懂歌词大意的英文歌。

那时候,校门口有家音像店,可以给mp3下载歌曲,1块钱5首,学生们排着队去下载。

上自习的时候,将耳机线藏在校服袖筒里,托着腮听歌走神儿,想的都是天马行空不着边际的事儿。

中学毕业的时候,十几号人去ktv唱歌,每个人二三十块凑在一起出了包厢费。

喝不了几口啤酒就满脸通红,搂着身边的人唱《Seasons in the Sun》,唱出了一种生离死别的悲壮。

同学录上说的 ” 常联系 勿忘我 ” 成了后来回忆的据点,总是在人生失意时跑出来,让你想起曾经无忧轻松的日子。

那个敢和教导主任对着干的小混混后来去了一家小公司,陪客户的时候点头哈腰,忍着不爽也要陪到最后;

那个曾经喜欢班花的内向男孩到最后都没有表白,只是偶尔在朋友圈看到班花的消息,毕业之后,他们走的就不再是一条路了,上学也是,人生更是;

那对瞒着老师家长恋爱的情侣,熬过了幼稚和贫穷,却没有等来电视剧一样的完美结局。

《平凡之路》的前奏响起的时候,2000万在线观看网友,刷屏泪崩。

当年贴在墙上的海报已经了无踪影,偶像的脸上有了遮不住的皱纹。

有网友留言说英文还没学好,但他们却学会了中文。

西城男孩的这场演唱会,就好像时光尽头的一根线,拽住这根线,就将匆忙赶路的成年人拉回了他们无比怀念又回不去的昨天。

Nhụy Hy 2021 | số 98 | Không phải tôi thích nghe những bài hát cũ là những bài hát tôi thích chúng đã già rồi 不是我喜欢听老歌是我喜欢的歌它老了
Nhụy Hy 2021 | số 98 | Không phải tôi thích nghe những bài hát cũ là những bài hát tôi thích chúng đã già rồi 不是我喜欢听老歌是我喜欢的歌它老了

你想起了大汗淋漓的体育课后,三五成群去小卖部排队买汽水,淘气的男生踩了喜欢女生的白鞋,两个人在校园里追着疯跑;

你看到了安静的夜自习上,同桌在中国地图上标记着想去读大学的城市;

你听到大学毕业典礼上,一个学院的人站在阶梯教室里排练《平凡之路》,他们唱着自己的梦想,憧憬着拥有无数可能的未来。

电影《岁月神偷》里说: ” 在变幻的生命里,岁月,原来是最大的小偷。 “

今年湖南跨年演唱会,零点钟声敲响的时候,何炅穿过人群,和台上的吴昕拥抱了对方。

这是第一次我们熟悉的 ” 快乐家族 ” 没有合体主持跨年晚会,也是《快乐大本营》宣告结束的第一个周末。

小时候,那是我们这代人最爱看的节目,哪怕广告长到让人烦躁,换台几分钟也要卡着点换回来继续跟着哈哈大笑。

《谁是卧底》的游戏是从《快乐大本营》上学会的,李敏镐是在《快乐大本营》上见到的。

在那个综艺节目不如现在繁多,娱乐途径没有现在多样的年代,《快乐大本营》承包了我们这一代人几乎全部的休闲时光。

后来,台上的主持人各自做了不同的节目,可能是因为年少时积累的好感,他们别的节目我也愿意看;

后来,视频网站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综艺节目越做越细致,停在首页上,让人挑得眼花缭乱。

不愿看的广告买了会员就可以跳过,想看哪个明星可以只看他的片段,节目上的游戏五花八门,我在午休吃饭的时候会看两眼,回家的高铁上会看一会儿,消遣时间,打发无聊,但再也没有笑得前仰后合过。

《快乐大本营》就像中央台的大风车一样,看着看着就长大了,看着看着就到现在了。

初中躲在被窝里看的言情杂志停刊了,熬夜也要在空间留言的QQ已经好久没登录了,攒了很久的钱买的mp3闲置在柜子里了,小时候活跃在视线中的东西正在渐行渐远甚至是消失不见。

那时候大众口中被批判最多、又时而被赞美的90后,好像不再是这个时代的主角了。

属于一个时代的记忆正在消逝,陪伴我们长大的所有都在被新的事物所替代。

五月天唱的那首歌: ” 会不会有一天时间真的能倒退,退回你的我的回不去的悠悠岁月。 “

你永远不知道在哪一次轻描淡写说了再见之后,就真的再也不见。

元旦在家看电视,回顾四大天王的一些经典瞬间,12岁的表妹指着刘德华问我: ” 这是谁? “

我想了想,和她说: ” 这是我的青春。 “

Các bài viết liên quan:

Tổng hợp các radio khác của Nhụy Hy

Kênh luyện nghe của Nhụy Hy

Luyện nghe tiếng Trung các giọng khác

Quét mã QR Wechat Uy tín

Kéo lên trên